印度制药业国际化攻略


blueski推荐 [2012-3-11]
出处:来自网上
作者:不详
 

 印度制药企业的国际化始于1970年代,从出口原料药和制剂开始,进入2000年后,得到了迅猛发展。2000年的出口额仅约10亿美元,而到了2005年则增长至23.48亿万美元。当初的出口国主要是俄罗斯和CIS(独联体)各国,进入2000年后,开始转向包括欧美的全世界出口,同时,制剂的出口也迅猛增长,从2000年的6.63亿美元猛增至2005年的20.13亿美元(另有资料显示,2005年从印度的包括中间体的医药品关联出口额为48.10亿美元)。

  1995年后,印度制药企业特别是大制药企业,将目标瞄准最大的市场美国,为了申请获得ANDA、DMF等,印度药企投入了大量资源。结果,在原料药方面,有100家原料药厂获得了FDA的批准,可以说,取得最多外国DMF的是印度企业(在2006年4月至12月批准的474件中,166件来自印度)。在制剂方面,至少有4家企业(Ranbaxcy、SunPharma、ZydusCadila、Orchid)15个以上品种从FDA获得了美国简略新药申请(ANDA)文件。

  2000年后,印度大制药企业开始积极地在海外建立基地,其主要战略是设立自己的销售子公司或收购当地的普药企业。在收购方面,不是采取敌对行为,而更多地是受让出售的普药企业。当德国默克出售普药部门时,印度制药业界有Ranbaxcy、Torrent参加竞标,这起案件至少需要30亿美元,可见,这些企业的资金调动能力是多么令人惊叹。

  印度制药企业国际化最大的特点是不仅在欧美,在俄罗斯、CIS各国、中东、非洲、巴西等国或地区也设置了当地销售子公司或分子机构开展事业。

2006年第一季度,印度药企在欧洲药企股权交易活动中备受瞩目。比如,欧洲月月医药公司被一家印度药企以10多亿美元的金额收入囊中,而且这家印度药企还将继续投入资金进行其他的收购。

2005年,印度药企为全球药企的股权交易活动贡献不小,统计显示,印度药企共投入35亿多美元收购了104家外国医药公司的股份。

印度人的心思

别看印度药企好像四处买股份,他们才不是什么都会照单全收的初级买家。

印度人也“崇洋媚外”,他们对国际并购的兴趣远远高于国内并购,因为从国际并购中获得的实际收益要远远高于国内并购:首先,通过国际并购,印度医药企业将获得新的产品品种、国际GMP水平的生产条件等等,自身企业的实力得到增强;其次,通过国际并购,可以进一步开发更广阔的市场;最后,通过国际并购,还可以拥有那些大宗商品的控制权。

印度投行MapeAdvisoryGroup指出,印度国内股市的牛市为印度医药上市公司的国际并购提供了坚强的资金后盾,同时还有一些利好因素也促使印度药企加快国际发展的步伐:一是西欧各国仿制药市场在稳定扩大;二是印度药企一直保持着成本优势;三是印度药企已经具备国际GMP生产条件和国际规范市场文件注册的水平;四是印度国内医药市场在放缓。

在欧洲攻城掠池

今年4月,欧洲医药界的一个重头戏就是印度阮氏公司花了5.5亿美元买下德国的仿制药公司Betapharm。这笔交易是印度药企历史上收购金额最高的一笔海外收购交易。同时,这笔交易也使印度阮氏公司一夜之间变成了欧盟5大仿制药生产商之一。阮氏公司支付的5.5亿美元相当于德国Betapharm公司年营业额的3倍,难怪有欧洲业内人士称阮氏公司买了一个“高档商品”。

回到一个月前,也就是今年的3月,印度南新公司的大名仅在一个月内就在欧洲人的眼前闪亮了3次。南新公司首先在罗马尼亚花了3.24亿美元买下了Terapia公司,随后南下意大利买下了世界医药巨头GSK在那里的仿制药公司Allen,最后又北上比利时买下了Ethimed公司(后两笔的成交金额还未对外披露)。

印度代表亚洲的药企已经打响了开赴欧洲市场的第一枪。虽然印度药企这些眼花缭乱的攻势还不能让庞大的欧洲市场伤筋动骨,但声势已足够大得将越来越多的欧洲人从睡梦中惊醒过来。

欧亚格局此消彼长

欧洲的仿制药原料药企业不幸被推上了这场国际竞争的最前沿,如今,亚洲同行的降价战使他们焦头烂额,同时又对自己比亚洲同行高出许多的生产成本无可奈何。显然,以印度和中国为代表的亚洲原料药企业已具备同欧洲同行叫板的实力了,但更大的动作还在后头--成为欧洲创新药企业扩大生产能力的首选之地,而这方面的较量才刚刚开始。

但欧洲药企也并非没有作为。跨国药企这几年已越来越多地直接在印度和中国采购原料药、中间体及起始物料,其中中间体的采购已逐渐往后面的反应步骤靠拢。合资、独资的原料药生产企业在印度和中国的土地上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在悄悄地增加着,如Alpharma公司(雅来)已与浙江海正药业签订了在中国独资生产万古霉素原料药的合作协议。

Alpharma公司总监KennethStokholm先生称,这一合作将进一步稳固Alpharma作为世界万古霉素第一大供应商的地位,同时也是对Alpharma在丹麦和匈牙利已有生产能力的一个补充。换句话说,中、印已经开始进入跨国药企的全球生产供应链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