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华首席执行官谈美国制药行业新挑战


blueski推荐 [2009-6-3]
出处:医药经济报
作者:石军
 

丹尼尔·魏思乐(Daniel L.Vasella)是年销售额达到390亿美元的瑞士制药业巨头诺华的首席执行官,他说,即使美国人在治愈一些疾病方面已经取得了很大进步,但与肥胖和老龄化有关的疾病仍在大幅度上升。魏思乐最近谈到了这些挑战,并批评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在审批新药上没能采取更加快速的行动。

    问:美国人应该采取哪些措施来修补医疗保健系统?

    魏思乐:首先是要对患者进行更好的教育,避免一些容易滋生疾病的行为。

    从数据管理、信息系统和信息技术来观察美国医疗保健系统本身,你会发现,它离现代化的要求还较远,目前并没有可以共享的数据库。

    最后是责任。在医疗保健系统中,医生、医院和制药公司承担着巨大的责任,在从保险费用到对病人实施不必要的化验等各个环节中,他们应该负责避免各种间接开支。这些费用每年超过1000亿美元。

    问:你看过Michael Moore导演的电影《Sicko》吗?

    魏思乐:很遗憾没有看过。但是我知道,他是一位才华横溢的导演,能够把真实的东西与有倾向性的东西揉合在一起。

    问:制药行业是促进疾病治愈的一部分,还是产生问题的一部分?

    魏思乐:医学领域取得了巨大的进步,在很大程度上,这是因为有了更好的治疗药物。

    有一点不得不提,那就是,药价已经大幅度上升。人们开始质问:药价是否太昂贵了?当然,制药公司的内部成本是一个必须要考虑的因素。过去6年来,我们在研究和开发活动上的投入每年增长17%左右。而从外部环境来看,临床研究变得越来越长,也越来越困难。监管部门(尤其是FDA)更加关注防范风险,从而加大了研究的风险。这些因素都导致了药品成本的大幅度上升。

    我完全相信药物治疗带来的好处,但我不得不承认,即使在总的费用开支中,药品只占10%~20%的比例,整个医疗系统的开支仍然是极其昂贵的。我们还知道,将药品价格下调到一个较低的水平(即使拿走制药行业的全部利润)仍然是杯水车薪,并不能彻底解决问题。

    问:当美国人不再抱怨药品价格时,他们担心,新药的研发线已经枯竭了。这种说法对吗?

    魏思乐:我认为,研发线枯竭的说法是不正确的。主要的问题在于,生产效率已经大幅度下降。如果你观察一下制药公司的研发线,合计一下开发之中的产品,你就会发现,实际上,研发线仍然旺盛,研发潜力并没有下降。

    随着对人类基因组研究的不断深入,今后10年或15年里,我们将会看到新产品的涌现。在这之前,我们需要在科学研究领域卧薪尝胆。遗憾的是,FDA越来越注重规避风险。

    问:5年前,贵公司研究总部从欧洲搬迁到马萨诸塞州剑桥市,这是一次成功的搬迁行动吗?

    魏思乐:5年之后,我们拥有的新分子实体药物的数量要多于其他大多数制药公司。在我们的研发领域,生物制药产品所占的比例增加到了25%。为何我们走在了正确的轨道上,原因就在于,我们吸引到了一批有真才实料的科学家。研发总部搬迁到剑桥市,也使得我们更容易吸引人才,因为人们向往新生事物大量涌现的地方。要保持创新能力,你需要留住高级人才。